我們注定成為我們想像的人

By Yi-hsin, Kuo | 2015-05-31

既然要花時間採訪,或許該去採訪個大人物,一般人對大人物的想像多半是在報章雜誌上出現的那些人們,有成功的經驗分享,有令人讚嘆的成就,或完成非常人可及的成果。
這次採訪中,我發現大人物就在我們身邊,他們可能是我們的同學,完成課中專案的朋友,曾指導我報告的助教,或是工作中給我建議的同事,在我們不經意的時候給了我們一些回饋,mentor就在我們身邊。
這次採訪對象是曾與我一同在中大職涯志工共事的夥伴,2015年英文系大四黃鈺婷,她熱愛攝影,攝影應用在課程專案報告中,對她而言攝影不只是興趣,更是自我反思的過程。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攝影的意義

攝影是了解自己的方式。一方面是檢視自己的方法,另一方面則是思考環境和人的關係。像是最近在拍攝的主題─童年的記憶,重新走回小時候住的地方,也開始思考自己過往的生命經驗,透過尋找和重新思索而有些其他的感觸。這件事就是因為攝影而完成,因為拍照而啟動思考的機制。

 

 

攝影是理解自己最好的方式

她不像有人立志要以攝影改變世界那般看待攝影,攝影是自身的反思和體悟,並不追求外在的改變,而是一種內省。至於選擇攝影作為一種觀看、理解自己的工具是因為:攝影很方便、快速而且隨機。她認為攝影並不像寫作那樣,必須坐在那邊從無到有把東西寫出來,而是能極快地將所見記錄下來,對她來說是最好的方式。

 

 

街頭是最好的練習場

透過影像來表達自己的心情,黃鈺婷說:「心情不好或煩悶時就去街上晃晃,尋找在環境中共通的情緒。」當情緒越強烈時,對環境所投射出來的情緒因子就越敏銳,捕捉街景的速度也會更快、更精準。

 

如果生活都看到美好的一面,就不會明白世界充滿著不美好。像是第一次晃去萬華,才發現街上有很多遊民,或者有著一些平常不走出台北市區看不見的人事物。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從崇拜的攝影師張照堂學到珍惜

最崇拜的攝影師是張照堂,喜歡他照片中的舊時代感和一種詭異的氛圍。在當時,張照堂的攝影風格非常前衛,而照片當中的許多建築物現在已經不存在了,黃鈺婷認為這件事讓她體悟一件很微小卻重要的事─珍惜。

 

譬如身邊的人,可能某個時刻在一起,但在下一個時刻就分開了,但一旦習慣陪伴在我們身旁的人之後,就會忘記這件簡單卻重要的事。我們往往不會珍惜日常的時光,但如果這時拍照,紀錄下來,往後還能憑藉照片回溯當時的時光。攝影在這裡產生了兩件意義:一是要珍惜,因為沒有什麼能永遠存在著。二是照片能記錄片刻的永恆。

 

 

在未來,對攝影的期待和想像

黃鈺婷說:「每個人都需要一個興趣,攝影於她而言,是一個很適合她的嗜好。」因為她不平常不喜歡出門,所以攝影能夠讓自己持續不斷的往外走,不斷的探索新的事物,所以攝影仍然是未來的必須。

 

 

加入攝影社的契機

曾經做一份薪資不錯,但幾乎什麼事情都不用做的補習班打工,她想,為什麼從國中到高中到大學,拚命的念書,到了大學卻做著這樣的事情,黃鈺婷覺得,大學不應該只有這樣,所以她開始思考自己能做些什麼。

 

在小學的時候,黃鈺婷就有一台自己的相機。所以這個時候的空檔和思考,就像是攝影在呼喚她,所以她就加入攝影社,開始正式這件事。

 

在某次機緣,黃鈺婷擔任攝影博覽會的志工,發現來自世界各地的攝影樣貌。有人能夠持續的在同一個題材上,投入將近二十年的時間,或者拍了各式各樣的窗戶,再把窗戶結合成一張照片等等。這次的經驗讓她大開眼界,對於攝影也思考更多,同時也是一種美感的啟蒙和培養。

 

 

黑白照的藝術

沒有顏色的干擾,可以專注在光線的變化上,並且創造出抽象的氛圍。真正厲害的攝影師甚至能透過黑和白中間的灰階創造出更多的感覺。以前偏愛比較多黑白照,但現在也挑戰彩色。不過大多時候,還是倚靠當下的情緒來決定照片的色調。

 

圖片來源:受訪者來源

 

維持每個學期都有一個新目標

在升上大學以前,對大學並沒有具體的期待,但每學期都給自己一個目標,不要讓自己太悠哉沒有事情做。所以在大一到大二上時像大多數人一樣跑了活動,但大二下學期就徹底的厭倦學校的活動,因此在校外補習班打工,也因為這個打工真正去思考自己想要做些什麼。所以在大三時加入吉他社和攝影社,來培養自己的興趣,從中發掘自己真正想要和適合自己的。

 

 

英文系給的是自由和獨立思考

英文系的課程中沒有必修只有必選,而且也沒有畢業門檻和多益成績規定,相對於很多系來說,英文系給學生很大的自由。英文系所培養的思考很多元,也不給學生太多的限制,所以對黃鈺婷來說是自由的,能培養自己思考的能力,而且不會輕易被任何的事物蒙騙。

 

舉例來說,文學批評裏頭也提到藝術,但藝術是沒有答案的,但在台灣,我們去理解藝術時,常常只有一個正解,但其實觀看一項事物,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想法和感觸,並不需要一個唯一的解答,更何況如果藝術是很好理解又單一的,就不會引發人們思考了。

 

不一樣又怎樣,英文系告訴學生每個人本來就是不一樣的,它鼓勵學生不一樣,擁有不一樣的價值,所以英文系的學生未來發展的方向也很多元。像是有人畢業後可能去念戲劇、藝術、文學、影像、甚至人和醫療的關係……。另外,修完很多課之後,開始有了一些新的認知。例如:即使自己的意見和大多數人不同,也不會害怕,因為每個人本來就不一樣,自己想要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對未來職業的勾勒

目前沒有一個非常具體的職業,希望那份工作的性質是:可以不斷觀察、不斷學習。譬如:採訪,因為採訪可以到處去看,進而獲得新的東西,給自己不同的刺激。害怕要坐在辦公室裏面,處理一堆文件,然後下班回家非常疲倦就睡了。討厭一成不變的生活,也透過許多打工的經驗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要什麼。

 

以前不覺得生命中沒有學到新的事物是一件可怕的事,但從某一個時刻,漸漸明白現在二十幾的我們,很快就要三十了,又如果只能活到六十五左右,人生就已經過了一半,所以人生沒有新的學習就像是停滯不前,甚至是倒退著的。

 

 

興趣和志業中間的思考

曾經想過要成為一名專職的攝影師,但發現好像要先成為攝影助理才能成為攝影師,而攝影助理就是處理任何跟拍攝有關的所有瑣事,像是處理布景、訂便當、幫忙遞鏡頭、甚至修片。那不是她真正想要的。

 

再者,黃鈺婷認為她離所謂專業的攝影師還有一段距離,畢竟她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像是如何拍出客戶想要的模樣,要怎麼貼近人群,和人講話溝通,取得被攝者的信任等,這些都是目前還做不到的,所以現在的她並不會把攝影當成職業來看待。

 

至於藝術家類型的攝影師就要有獨特的想法,對世界有更多並且獨特的見解,甚至能夠不管家人的想法,非常堅持並持續在所專研的領域拍攝,常常不在家等,才能成就藝術家,但黃鈺婷認為她還沒有辦法這麼做。

 

最後,她認為不論是這項興趣的技巧或者心態,還不夠成熟前,都不適合成為真正的職業。而且一旦興趣變成了工作,就必須面臨能否將興趣的產出變成金錢的能力,她認為如果有這樣壓力可能就不能愉快的創作了,攝影這件事或許就會變得討厭,也可能因為疲乏變成職業或許就不再是興趣了。

 

 

希望成為什麼樣的人

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直學習的人,也希望能夠投入一些和社會議題有關的活動中,讓大眾能夠接觸平常不曾關心的議題,像是前陣子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自展出「南風攝影展:台西村的故事」 那樣,提出一些議題,透過參與在其中提醒自己,不要變成沒有知覺的人,不要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認為自己過得好就可以了,對世界的變化無感


想知道更多...

中央大學中文系,四年級。相信設計可以改變世界,也確信人生即使蜿蜒曲折,卻從未讓我們失望過。

訂閱電子報

讓閱讀變成一件有趣的事,鼓勵讀者 們勇敢追尋自己的路,交換彼此的信 念並跳脫標準答案,創造改變。 我們在每月第一週的週五發報,目前 僅透過中大計中發報系統發行到同學 學號的信箱。 歡迎用個人email信箱訂閱 Think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