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文學院學生的反思:我念文學做什麼?

By Yu-Ting, Huang | 2015-05-31

曾經不曉得大學究竟會為她帶來什麼的呂季儒,2015年也要從英文系畢業了。這四年的英文系生涯中,她逐漸在系上的學科訓練裡找到自己未來的發展方向。
但身為文學院的學生,也曾受到外界的不了解,無法被理解自己的能力在社會上有什麼用?也因此,她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在這次的訪談中,對於文學院學生可以如何定位自己在社會上的角色,她表達了一些個人的看法。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以下以第一人稱自述)

英文系的啟蒙

大學以前的讀書是為了對家裡的交待。不過上大學後,念書的態度反而從被動轉為積極,主要是因為在英文系的所學,給予我很遼闊的空間,讓我有機會能將過往的所知所學重新審視。

 

舉例來說,大一的課程唸到烏托邦、馬克思、富士康、華爾街運動,這些文本我以前根本不會碰上,或也沒機會深入的研究,甚至過去我們會有個奇怪的觀念:「左派」、「共產黨」都是不好的、反叛的。但在唸完文本後,我了解到,這些可能都只是政府不肯洗刷的汙名,我反而藉著英文系重新奪回認識更多視野的權利,發掘自己的興趣所在。

 

大三之後的選課,又繼續向其他相關的課程延伸學習。英文系所帶來的獨立思考能力,會讓學生在判斷事情時,不急著下定論,而是傾向用多面向去分析一個事件。

 

 

擺脫社會給的框架

身為一個文學院的學生,由於社會刻板印象的界定,一開始對於未來的方向可能會受到框架限制而缺乏想像,輕易地將自己給侷限,這是社會與人雙向影響的結果。舉例來說,一個英文系的學生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有外語優勢,若要善用這個優勢去發展,就要去外商公司工作,當補習班老師、出版社編輯、翻譯人員...等等,可以想到的職業好像非常少。

 

但其實英文系的教學重點並不只是要訓練出一群有外語能力的人,現在網路、科技盛行的時代,外語能力培養的管道已有太多。對於一個英文系的學生,發展重點不能只放在「語言能力」。

 

我們在做的是用另一種語言看外國的文學,主要的重點還是在培養閱讀和分析文本的能力,語言充其量是工具罷了。同時,在文本中得到的啟發也不該只停留在「書本上的理論」,它最終也要與自身生命經驗結合,讓它得到驗證,才能讓所學實實在在的發揮效用。

 

英文系的學生不該把自己的發展走向只縮限在「語言」能力上,而是要帶著英文系所教給你的人文思辨能力,提高對周遭環境變化的觀察能力,與反思、自省的敏銳度,帶著這樣的能力進入與自己志趣相關的產業,並且終身受用。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圖為呂季儒參與學運時的留影

 

文學院學生給自己的定位

親戚朋友可能會問:你念英文系,要做什麼?不像工學院,文學院的學生唸完了四年,好像也沒有所謂的「一技之長」,無法去考證照或用其他方式具體的量化自己的能力。一開始當然也會憤怒,但後來開始想,這其實是一整個社會結構的問題。

 

當一個社會看重或只重用特定的人才,開給的額缺都是給某些特定的人選,這其實都會影響整個社會的看法與發展,因此,在這個以工治國的社會,文院的學生被輕忽其實也不讓人意外。

 

我認為未來不論身在哪,我們所擁有的思辨能力是無法取代、且絕對有影響的基底,即使無法快速改變他人,只要逐步向前,也應有扭轉的可能。

 

 

學習溝通 、訓練思考

在酷兒社擔任社長期間,除了尋找合適講者,也要想些吸引人的策略把更多人帶進社團。像是設計比較特別的海報、平常碰不到的題目和噱頭,這些的確吸引到不同的學生來參加社課。雖然偶爾會和其他人起爭執,但爭執也不一定要面紅耳赤,它有時也是在打開一個空間,讓別人有機會和自己實際的交流。

 

溝通並非用自己的既定視角不停地鬼打牆,不能夠因為「我的世界一直都是這樣,所以就是對的」來說服別人,獨立思考的能力很重要。我訓練自己獨立思考的方法之一是在FB上訂閱大量評論人頁面或獨立媒體,觀看別人是怎麼整理自己的觀點。

 

此外,也把握任何能夠說的時機和平台,盡量別用中立、無論證思辯的方式說話,例如:這個東西真的讓我受益良多之類的,這樣的確輕鬆得多,但其實根本沒有把自己的觀點說出來。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圖為呂季儒與同學共同製作的布條,在校內自發性表達抗議,也試圖引起更多人一同關心社會議題。

 

從生活發現問題、深入研究

決定唸研究所並不是偶然,但我的確越來越篤定自己會去完成這件事。以前可能會害怕別人的眼光、怕無法交代、怕書讀不完,想要拖延。但「害怕」會遮住「審視自己」的能力。我在準備研究計劃的時候是這樣想的:我想闖破阻礙,我要做的是突破那些習以為常的藩籬,而不是鞏固那些界線。

 

舉例來說,我對醫療科技爭議很有興趣,因為大部分的人很少會去質疑醫療對人體帶來的影響。醫療是具有權威性的,醫生的權威,能夠讓他所說的話產生必然的正確性,但事實並非如此,「權威」的背後其實是「個體」,自身也帶有特定立場,而立場則會影響醫療手段和醫療效果,即使大多時候是隱晦不明的。

 

這些問題對許多人不見得非常重要,畢竟即使我們單純地遵照醫囑不去質疑也不會有太嚴重的影響,我所受的教育即在告訴我,別太過度的接受這些理所當然的事,反而應不斷地拋出問題,才有機會看見這些隱晦不明的權力下有什著有什麼正在影響著我們。


想知道更多...

中央大學英文系,四年級。我應該是一個相當善變又沒有原則的人,但最近好像有越來越喜歡環境整齊一點,可能會因為兩支筆放在桌上沒有對齊,而想要去調整它們。有時候上一分鐘想要去甲地,下一秒又想要去乙地…,諸如此類,但常常跟朋友聚餐又是第一個決定好要吃什麼的人。

訂閱電子報

讓閱讀變成一件有趣的事,鼓勵讀者 們勇敢追尋自己的路,交換彼此的信 念並跳脫標準答案,創造改變。 我們在每月第一週的週五發報,目前 僅透過中大計中發報系統發行到同學 學號的信箱。 歡迎用個人email信箱訂閱 Think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