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不光靠想來達成—從護理師到新娘秘書

By GoodJob編輯小組 | 2018-04-09

 

作者:經濟系四年級張悅慈 (2018年職涯志工)

 

幾坪大的房間內,一組化妝桌椅、一對沙發茶几、一大皮箱的化妝品、擺滿造型品的櫃子,旁邊的簾子後面擺著一張單人床,這是新娘秘書Wini的工作室、也是臥室。

 

畢業於嘉義長庚科技大學護理系的Wini,曾在成大醫院的肝膽腸胃病房擔任護理師,因為專科屬性的關係,病房內多為年長者,對她來說,遇到面部蠟黃、總是在吐血的病人也許已司空見慣。護理師的主要工作簡單來說便是衛教病患、協助醫師對病患的處置,「聽起來似乎輕鬆」,Wini說「但只要有任何一點突發狀況,沒吃飯是常有的事」。一位護理師一天平均要同時照顧六到七位病患,每隔三天就要幫病患施打一次靜脈留置軟針;每天都要測量病患的生命徵象、施打抗生素、照三餐發放病患的藥,以及打病患的打針吃藥的紀錄,而就算小到病患有一點破皮的事,也要協助擦藥、換藥。這些事情做下來,一天也快結束了,其中還不包括病患有時突然開始大量嘔血、解血便、血壓大幅下降,導致意識不清甚至休克的突發狀況,更甚至有時病患因久病興起自殺念頭而割腕時都需要快狠準地協助止血。

 

「現在想起來,我還真的不知道當時為什麼選擇當護理師」,Wini說「我想除了對助人抱有一點熱忱外,最大的原因還是薪水吧」!護理師一個月有八至十天的休假,但在每日高壓緊繃的環境下工作,只要遇到休假時,她總是哪也不想去,只想要好好地在家休息,甚至常在上班前懷疑自己是不是心理生病了,也曾想過要是自己出了一場小車禍便能請病假不用上班。她在醫院上班的日子越來越不快樂,情緒、脾氣也漸漸地受到影響,直到有一次長假去日本旅行,逃離工作一陣子,調整心情回來後,她決定離開這份自己不那麼喜歡的工作。「在醫院看多了生老病死,人生也就短短的幾十年而已」,她說道「我為什麼不去做我真正喜歡的事呢」?

 

從高中開始,Wini便開始鑽研化妝,包括化妝技巧、頭髮造型、及各式各樣的化妝品,但是多年來,她總只將這個喜好當作興趣來培養,然而在決定離開護理師工作時,她開始蒐集有關化妝的各種機會,踏出了她在新娘造型這個行業的第一步。

 

「現在我不想只是想著我喜歡這件事」,她說「我決定實際去試試看」。由於新娘造型的課程有許多階段要進修,需要一筆不小的學費,Wini在學習專業的這一年間,其中仍有半年持續著在醫院的護理師工作,利用工作的休假積極地上課、練習。「在做對的選擇時並不一定快樂」,過程中難免會對忙碌的生活感到迷惘,也聽有人曾說:「並非每天都有人結婚,但每天都有人生病」,質疑她的選擇,但家人總是支持Wini的所有決定,讓她選擇自己想要走的未來。

 

進入新娘造型這一行便像跳進了一個大坑,上完基礎課程之後,仍是新手婚禮秘書的Wini由於沒有足夠的彩妝作品累積,很難接到新人的造型案子,「人一生只當一次新娘,有什麼理由找一位沒有經驗的新手操刀她的造型」,她感嘆地說。

 

花了半年的時間,Wini利用休假不斷地找親朋好友擔任造型模特兒練習彩妝、累積作品,為了提升作品的多樣性及精緻度,她更在花費了許多在購買各種彩妝品、飾品、造型品,這些流行性高、替換率高的物品。緊接在基礎班後的便是更多的進階課程,除了要了解時下流行的髮型造型,也要更專精於如何調整各種五官的不對稱。算下來為了踏入新娘秘書這一行,除了在金錢投下了許多資金,在精神上也是帶給Wini許多挑戰。

 

如今Wini已經離開醫院八個多月了,也加入了造型團隊擔任造型師,藉由團隊的名聲,能比自己獨立接案多出更多展現專業的機會,也為了累積經驗,她跟隨團隊的帶領與指導,能更迅速地掌握專業知識,雖然在收入上比起護理師的工作少了一半之多,但Wini對彩妝濃厚的熱忱讓她願意堅持下去,沒有一份工作是輕鬆的,但對工作的熱情是最重要的,她說想做什麼,就去做吧,只有去執行它了你才會前進,未來不是光靠想像出來的。

 


想知道更多...

上一則

敬請期待

下一則

少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

每月精選好文好字,為你的生活及職場添加精彩。

訂閱電子報

讓閱讀變成一件有趣的事,鼓勵讀者 們勇敢追尋自己的路,交換彼此的信 念並跳脫標準答案,創造改變。 我們在每月第一週的週五發報,目前 僅透過中大計中發報系統發行到同學 學號的信箱。 歡迎用個人email信箱訂閱 Think with us!